极速体育在线

主页
极速体育在线

氢能经济,中日韩合作新爆点

更新时间:2020-10-28 06:08:24

■ 本报记者 路 虹 中国、日本、韩国,东亚三国地理位置相邻、历史相交悠久,在经济、市场、技术、应用等多方面存在诸多互补优势。10月19日,在中国广东佛山举行的“中日韩氢能论坛”上,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的专家和学者就以“清洁能源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为主题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演讲和讨论,并对三国在氢能经济的合作可能性上进行探讨和研究。 目前,全球主要的发达国家非常重视氢能源的发展,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纷纷制定了氢能源发展的路线图,积极探索氢能产业的前景。中国也看到氢能经济的未来,特别是中国提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而氢能作为一种低碳、清洁的能源载体,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为此,中国政府预计将在“十四五”规划中制定更详细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指南。 “从全球看,中日韩在氢能与燃料电池行业中占据重要位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张晓强表示,三国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市场都重视产业发展,这有利于推动能源结构调整,今后三国可以将氢能作为清洁能源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合作内容。 “去年底,中日韩三国为推动区域合作谈判按下‘快进键’,或许氢能经济发展可作为三方合作的一个亮点。”日前在“2020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氢能产业大会”上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中国氢能产业发展指数课题组组长景春梅提出,中国由于拥有完备的重化工产业链,在制氢上有着天然的产量和成本优势,是世界上最大的产氢国。中国目前虽然主要利用石化和煤炭制氢,但同时还具有可供制氢的大量风、光、水等可再生能源和波谷电等电力资源优势。而日韩两国由于国内资源限制,缺乏足够量产的氢能,中国可以作为资源国向日韩出口氢能。而日韩在氢能燃料电池上的优势产品可以出口中国,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容量摊薄其技术研发和产品生产的成本。不过,景春梅提醒,“除了制氢,中国在储氢、运氢、加氢、氢电池等领域还未掌握关键技术和产品,属于跟跑美国、日本的阶段。目前氢能产业在中国处于规模化前夜,须避免产业重复建设和无序竞争的风险。” 重塑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林琦表示,虽然目前国际经贸合作不确定性增加,但在中国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加强国际区域间的合作,尤其是科技创新方面的合作,对全球氢能产业进入黄金十年发展新阶段具有重大意义。全球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历经三阶段:第一阶段是燃料电池乘用车开发阶段;第二阶段是燃料电池商用车的开发阶段;第三阶段是从2020年起氢能应用在全球的发展趋势逐渐明朗,商业化场景逐渐实现落地。日韩在前两大阶段发挥了巨大作用,实现了很多技术难题的突破,为燃料电池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中国市场在赶上第三阶段--全球氢能进入黄金十年发展期的起爆点--具备优势,政策支持力度大、产业基础良好,企业参与度高涨,市场潜力巨大。 氢能产业规模化发展路径涉及能源、基础设施、技术产品、降本提效,需要产业链上下合作和区域合作以促进资源共享,推进关键技术联合攻关,加速氢能全产业链建设,促进全球应用普及。林琦认为,中日韩在氢能领域的合作落到实处,就是中日韩企业间的合作。三国在氢能领域中各具特色,例如日韩发挥在乘用车、热电联合领域的优势,中国发挥在商用车、商业模式实践方面的优势,进行优势互补。 景春梅表示,近两年氢能在国际上备受瞩目,世界发达国家将氢能产业作为国家能源转型、产业创新以及在疫情中实现经济复苏的抓手。中国是最大产氢国,也有巨大的氢能应用市场。氢能是绿色和平能源,在氢能经济领域中有充分理由促进中日韩三国展开更密切的合作。

  ■ 本报记者 路 虹

  中国、日本、韩国,东亚三国地理位置相邻、历史相交悠久,在经济、市场、技术、应用等多方面存在诸多互补优势。10月19日,在中国广东佛山举行的“中日韩氢能论坛”上,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的专家和学者就以“清洁能源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为主题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演讲和讨论,并对三国在氢能经济的合作可能性上进行探讨和研究。

  目前,全球主要的发达国家非常重视氢能源的发展,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纷纷制定了氢能源发展的路线图,积极探索氢能产业的前景。中国也看到氢能经济的未来,特别是中国提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而氢能作为一种低碳、清洁的能源载体,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为此,中国政府预计将在“十四五”规划中制定更详细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指南。

  “从全球看,中日韩在氢能与燃料电池行业中占据重要位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张晓强表示,三国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市场都重视产业发展,这有利于推动能源结构调整,今后三国可以将氢能作为清洁能源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合作内容。

  “去年底,中日韩三国为推动区域合作谈判按下‘快进键’,或许氢能经济发展可作为三方合作的一个亮点。”日前在“2020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氢能产业大会”上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中国氢能产业发展指数课题组组长景春梅提出,中国由于拥有完备的重化工产业链,在制氢上有着天然的产量和成本优势,是世界上最大的产氢国。中国目前虽然主要利用石化和煤炭制氢,但同时还具有可供制氢的大量风、光、水等可再生能源和波谷电等电力资源优势。而日韩两国由于国内资源限制,缺乏足够量产的氢能,中国可以作为资源国向日韩出口氢能。而日韩在氢能燃料电池上的优势产品可以出口中国,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容量摊薄其技术研发和产品生产的成本。不过,景春梅提醒,“除了制氢,中国在储氢、运氢、加氢、氢电池等领域还未掌握关键技术和产品,属于跟跑美国、日本的阶段。目前氢能产业在中国处于规模化前夜,须避免产业重复建设和无序竞争的风险。”

  重塑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林琦表示,虽然目前国际经贸合作不确定性增加,但在中国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加强国际区域间的合作,尤其是科技创新方面的合作,对全球氢能产业进入黄金十年发展新阶段具有重大意义。全球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历经三阶段:第一阶段是燃料电池乘用车开发阶段;第二阶段是燃料电池商用车的开发阶段;第三阶段是从2020年起氢能应用在全球的发展趋势逐渐明朗,商业化场景逐渐实现落地。日韩在前两大阶段发挥了巨大作用,实现了很多技术难题的突破,为燃料电池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中国市场在赶上第三阶段--全球氢能进入黄金十年发展期的起爆点--具备优势,政策支持力度大、产业基础良好,企业参与度高涨,市场潜力巨大。

  氢能产业规模化发展路径涉及能源、基础设施、技术产品、降本提效,需要产业链上下合作和区域合作以促进资源共享,推进关键技术联合攻关,加速氢能全产业链建设,促进全球应用普及。林琦认为,中日韩在氢能领域的合作落到实处,就是中日韩企业间的合作。三国在氢能领域中各具特色,例如日韩发挥在乘用车、热电联合领域的优势,中国发挥在商用车、商业模式实践方面的优势,进行优势互补。

  景春梅表示,近两年氢能在国际上备受瞩目,世界发达国家将氢能产业作为国家能源转型、产业创新以及在疫情中实现经济复苏的抓手。中国是最大产氢国,也有巨大的氢能应用市场。氢能是绿色和平能源,在氢能经济领域中有充分理由促进中日韩三国展开更密切的合作。

三国合作国内专家黄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