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网资讯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明代第一驴友徐霞客,没功名没收入,哪来的钱几十年都在游山玩水

明代第一驴友徐霞客,没功名没收入,哪来的钱几十年都在游山玩水

最近听到很多朋友聊起中年危机,大概都是工作不如意、婚姻不幸福等等,尤其是谈到职业与个人业余兴趣这个话题,似乎就不可避免谈到“钱”这个概念,人的一生究竟是为了赚钱,还是赚钱为了人生?

假如我们有一个兴趣,觉得人生没它不行,有它才快乐,但是没有资助、没有认可、没有利益也没有前途,你会为了它放弃一切,用一生的时间去完成吗?大多数人的答案应该都是否定,但是翻遍历史,竟然就看到了那么一个“苦行僧”似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徐霞客

明代第一驴友徐霞客的人生信条:除了玩,还是玩

1587年徐霞客出生于江苏江阴的一个巨富之家,家底殷实,祖上为官作宰,门生故吏很多。注意,这是一个重要信息,意味着徐霞客一出生就不需要为生计奔波,而是那种家庭背景深厚,钱财无忧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有钱公子。

据说徐霞客之所以对旅游那么热衷,有一大根源是源于父亲徐有勉,他的父亲徐有勉才学过人,但就是不愿科举也不愿出仕,也不同权贵过多交往,一生喜好游山玩水。放在正常人看来,这个徐有勉毫无疑问是个“游手好闲”的人,但是人家愣是能把游山玩水玩出一套花样来:他对各地地理山川和风土人情都有自己的见解。这份见解后来被儿子徐霞客继承,于是儿子徐霞客也成了一个和父亲一样的怪人。

徐霞客从小就不想科举,不想出人头地,不想青史留名,他只想玩,而且不是玩那种小孩子的游戏,是到处瞎转悠,遇山爬山,遇河过河,胆子极大。

是的,他的这份“顽劣”还得到了父母的支持,他们告诉他,你要想玩就玩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行。于是,长大后的徐霞客真的不考科举,反正家里有钱,决定出去旅游。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徐霞客选择从心,过自己想要的人生。

1608年,22岁的徐霞客头戴母亲为他缝制的“远游冠”,从家乡出发,开始了长达33年之久的旅行序幕,风餐露宿,不怕吃苦,不怕挨饿,一年旅游一次,一年“休息”一次,也就是说他除了年底回家照顾父母之外,一年到头都在外面慢世界的跑,从江浙一带到湖广、四川、辽东、西北,大明十三省他全部走了个遍,只为了攀登。

旅行家最大的问题:钱从哪里来?

值得注意的是,旅行家和武林大侠是有区别的,后者出门没钱了可以“劫富济贫”,而前者出门要花自己的钱。可是从22岁开始,在此后的30多年中,不事生产的徐霞客不停在外旅行似乎从未为车马费、住宿费、导游费、餐饮费烦恼过。

而在徐霞客后来成书的笔记《徐霞客游记》中曾记载他游天台山时有僧人莲舟同行,同时有两位仆人帮忙负担行李,也曾记载说游白岳山、黄山及福建的武夷山时有叔翁徐浔阳同行等等,不难看出他出门喜欢结伴,而且一般还有仆人随从帮忙负担行李和照顾他,也就是说,在旅途中,不事生产的他不仅开销自己的旅费,也分担朋友和仆人的支出。

知道钱为何物的我们难免发出满头问号——他是如何做到玩了一辈子不差钱的?

第一:父母资助

事实上徐霞客前半生的出走,基本都是由家里的田产和商铺收入在支撑,比如到了最后几年,坐吃山空的他经济来源确实有些捉襟见肘了,但是在和朋友金祥甫借几十两银子”以渡难关“无果后,他想办法还是从金祥甫那里搞到二十两,并且说用家里二十亩田的租金来还。

当时他曾将这件事记载在自己的游记里,抠门小气的金祥甫就此上了历史,也侧面让我们看到了徐家的豪富,几十年供徐霞客游玩,到最后仍可以产出,可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第二:官方赞助

旅行后期的徐霞客因为走遍了很多地方,结交了很多朋友,也因为自身天文地理、风土人情无所不知的庞大学识积攒了很高的知名度与才华,也有了许多粉丝。甚至,他凭借着自己庞大的”粉丝团“效应,还从中军唐玉屏手中得到的“马牌”,也就是使用驿站的证明信,自此之后他可以免费住到驿站的招待所中,起码吃住这两块费用就很大程度上由“自费”变成了“公费”。

据说,直至55岁生重病之前徐霞客都是“首席国家旅行官”,住宿有人招待,吃喝有人招待。

第三:朋友支持

当然,徐霞客的旅行也少不了朋友们的支持,比如通过好友陈眉公他在云南结识了名士唐大来,因为与唐大来相谈甚欢,不仅获得大把旅费的赞助,唐大来还替他写了一封介绍信,沿路让自己的朋友们接应他,可谓有人走遍天下,一路发挥了人脉网的作用,接受各个朋友、朋友的朋友的帮助等等。

可是,探究完了徐霞客的“钱”之来源,我们回头去看,就像文章开头那个话题,不免发现徐霞客从来没在意过钱这东西。

从俗世的角度看,他是个怪人,不考功名不做官就算了,连成家立业的事也不干,但是换个思路想,人只活一辈子,短短几十年,如何生活难道不是自己的事吗?

徐霞客的强大之处就在于他几十年从不为外界的声音所动摇,立志玩,就玩他一辈子,直到1641年他病重逝世,留下一本《徐霞客游记》,在这本书中记载了中国山川的详细情况,涉及了地理、水利、地貌等情况,被誉为十七世纪最伟大的地理学著作,就此名留青史,可谓玩出了很多文人没玩出的花样与名声。

于是,我们去看很多不平凡的人物,难免只有一句振聋发聩的深思:所谓成功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来源: 联网资讯在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